中国传动网 - 中国传动网,传动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政策法规 | 行业视点 | 人物专访 | 走进企业 | 展会新闻 | 传动知识 | 传动百科 | 招标信息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专访 > 访正泰集团公司董事长-南存辉

访正泰集团公司董事长-南存辉

信息来源:chuandong.biz  时间:2006-04-26  浏览次数:113

  【内容提要】
  13岁时,他是没钱读书的小鞋匠
  如今,他是温州最大民营企业的当家人
  21岁时,他的小作坊年产值不过1万元
  如今,他的集团跻身全球五大低压电器企业之列
  他是私营企业老板,却不断稀释家族的股份
  他是富豪榜常客,却对纳税榜单情有独钟
  本期访谈,正泰集团公司董事长南存辉注解他的跨越之路。
  【访谈背景】
  10多年来,与外国巨头合作的中国制造企业,大多是替外国公司代工,或者直接被并购,自有品牌往往淹没在外资公司的攻势之中。2005年2月14日,温州传来关于中国制造业的振奋消息:中国低压电器大王正泰集团与世界最大的多元化企业——美国通用电气即GE公司成功牵手,组建合资公司,并采用联合品牌。21年前,正泰不过是只有8个人的小作坊,创业者南存辉经过怎样的跨越轨迹,终于到达与巨人同行的高度?
  【同期声】(通用正泰(温州)电器有限公司开业典礼现场南存辉致辞)
  这个公司(正泰)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已经发展成为中国低压电器行业的龙头企业……
  【解说】
  2005年2月14日,经过两年多的谈判,南存辉将正泰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与GE公司合资组建的通用正泰(温州)电器有限公司正式开业。公司总投资586万美元,GE、正泰各占51%和49%的股份,生产小型断路器、漏电保护断路器等4大系列的低压电器产品,这桩合作中最引人注目的亮点就是,正泰的商标不会被GE的覆盖,而是与它同时出现在合资公司的产品上。今天的正泰,尽管在250亿元容量的中国低压电器市场上,独占近三成天下,不过它100多亿元人民币的年销售额仅相当于GE的1%,世界500强排名前十位的国际巨头为什么会与一个个头与它相差如此悬殊的浙江民营企业牵手,并且会甘心与它联合使用一个商标呢?
  【主持人】
  GE究竟看中了正泰的什么?
  【南存辉】
  按照GE公司它自己的说法,是看中正泰的营销网络,以及我们整个生产管理的能力,也就是在管理创新上、在营销方式的创新上我们有自己的技术,我们有自己的特色。
  【主持人】
  那你们的初衷是什么,想通过这次合作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南存辉】
  我想我们跟巨人同行的话,主要是向他学习一些管理经验,或者一些先进的思想,一些成功的做法,那么甚至它核心的一些技术,包括品牌的影响,它也可以促进我们整个市场的占有率的提升。中国的企业要国际化,我想跟跨国公司的牵手,跟跨国公司的合作,它的意义不在于合作这个项目的本身,它背后的很多管理思想经验,远远超过了合作的本身。
  【主持人】
  对于那些比较关心中国制造业的人来说,可能他们最值得庆幸的一点,高兴的一点就是你们这次合作是推出联合品牌,也就是说GE的公司它再大,它的品牌、它的商标也覆盖不了我正泰的商标,那我就想问,像达到这样的一个要求、一个目的是不是很难?
  【南存辉】
  一般来讲是比较难的。要想达到这个目的我觉得我们自己的特长,自己的特色,自己的经营理念,这个可能决定你能不能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当时也有许多跨国公司找我们谈合作的时候,也同样有这么一些要求,就是你的品牌、你的股权、你的经销权、所有的决策权都应该拿掉。对我们来讲,假如自己的品牌不存在,假如自己的主权不掌握,那可能我们自己的梦想就很难实现。因为这个跟我们企业的定位有关系。我们现在把“争创世界名牌,实现产业报国”作为我们的梦想来追求,作为一个企业经营理念。所以我们跟跨国公司在交往当中应该有十几年的时间,一直这样谈谈停停,停停谈谈。
  当然跟GE的话我们谈了两年时间,GE毕竟它是应该说博大精深,它光是在电工电气这个领域,它去年有140多亿美金,也就是它拔下一条毛的话,我们都扛不动,很大。其实低压电器对它来讲不是它的主导产业,那对我们来讲我们是主导产业,再加上我们在这个领域当中有我们自己的品牌优势,也有我们自己的市场网络优势,也有我们自己的大生产成本对比优势,再加上我们某些产品也有核心技术的优势。所以想跟跨国公司、跟这些巨人同行的时候,能够保留自己的品牌,能够把握好你自己的优势资源,能够使它不要带来损失的话,关键还看自己的竞争能力,有自己的特色,否则的话我们只能打工。
  【解说】
  GE拥有世界一流的技术和管理水平以及强大的海外市场网络,与其合作,是正泰实施国际化战略的重要一步。早在1994年,正泰就踏上了“走出去”的艰辛历程,如今它已在全球78个国家或地区建立了海外营销网络,出口业绩每年均以高于60%的速度递增,与GE的合作无疑将为这个增长提供更加强劲的拉动力。有媒体称此次合作是浙江制造“攀”上了世界制造,这正是南存辉要完成的跨越轨迹,不过他认为正泰仍然在攀登的途中。
  【南存辉】
  欧洲原来老牌的一些电器帝国,它们在那里老是想堵住你,我们想攻它的后防,它们到中国来跟我们竞争,一样的,我们练好本领当然要走出去了。所以这个当中我们就考虑一些方式,不同的方法、方式,如何突破它的壁垒。各种壁垒很多了,包括它设置专利、一些贸易壁垒、一些新的条款,很多很多,一块块怎么突破。所以进入欧洲不是说进去就进去了,进得去你怎么还得走上去。欧洲也好,美国也好,一些先进的发达国家和地区,这些地方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或者后天,他们很多成功的做法、经验的积累,我们要把它利用起来,要把这个资源整合过来,尤其是技术,那这样的话,我们想将来在全球范围内要建一个研发体系,这样的话,你走进去以后,你就不会被动,所以我觉得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
  【主持人】
  我记得您曾经提出说中国的民营企业,要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必须要经过或者完成四个提升和四个跨越,其中就有一个是由中国制造转向世界品牌,那您觉得您的这一步跨越过去了吗?
  【南存辉】
  我觉得我们正在转变,或者在提升之中。为什么提出要从中国制造向世界品牌跨越?假如我们没有自己的品牌,没有自主创新的能力,不靠科技性来提升,光靠卖苦力、卖劳动力,到最后,跨国公司今天可以到你中国来,明天它可以到印度去,后天还可以转到越南、孟买去。到最后的话人家走掉了,或者到最后制造变成加工,不是世界工厂,可能变成世界的加工厂,变成人家的一个车间,到最后就没有动力了。所以我们提出来要中国制造转向世界品牌提升。我们现在已经在这个领域当中这样在做,我觉得很有可能我们会把这个品牌做出来。
  【解说】
  南存辉的创业历程充满传奇色彩。13岁时,为了养家糊口,离初中毕业仅有15天的南存辉辍学当了鞋匠。当时在他的家乡温州乐清县柳市镇,低压电器业开始兴起,从和修鞋顾客的聊天中,南存辉了解到这个市场信息,3年后,他也加入了经营低压电器的大军。1984年,南存辉与一个做裁缝的小学同学各拿1.5万元合伙创办乐清县求精开关厂,到了1991年,求精的年产值已经从当年的1万元增长到1000万元,为了各自的发展,南存辉和同学分家,随后与在美国的妻兄合资,正泰的名称从此问世,之后,南存辉把弟弟、妹夫、外甥和一个远房亲戚引入成为股东,正泰作为家族企业的基础就此搭建完成,南存辉的股权第一次被稀释。
  【主持人】
  我总有感觉就是说您对股份其实是挺敏感的,那个时候早在1984年的时候,您和朋友刚刚开始合资开的叫求精开关厂的时候,你们就提出是各占50%的股份,而且比如说对方的亲戚要进来的话,也只能分你的那一份股份,我觉得这个意识蛮早了,可是那一年您刚刚21岁,好像从您的学历上看,您是没有学过这方面知识的,那您的知识哪来的?
  【南存辉】
  这个也是我们温州的文化传统,温州人做生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受锻炼。
  【主持人】
  比较有经商头脑。
  【南存辉】
  温州那个时候温州人讲,温州人头发都是空心的,每根头发都是天线,都有种接受信息、善于学习、勤于钻研,有这种钻劲。所以那个时候我记得我们周边都是这个样子,反正八九岁、七八岁、十来岁,放学以后没事情做,就跟着大人去卖小东西、做生意。温州又是以个体经济发达作为社会的一种环境为著称,所以当时我们在那个环境当中去接受这种锻炼,所以两个人合作、三个人合作,股份怎么分配,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很普通,没有什么觉得好奇怪的东西,很平常的。
  【主持人】
  那我记得您第一次稀释股权的时候,那一次您是把部分的股份给了您太太的哥哥,还有您的弟弟、几位亲戚进来了,那一次可以说是把您个人的资产,把它转变成了一个家族式的财产,那您为什么要做那一次的股份分配呢?
  【南存辉】
  因为我们温州在投资上面有一个传统,温州有句话叫人人争当老板。以前的话他觉得我这个企业交代给你去用的时候,我不放心,所以自己当老板这也是一个传统习惯,所以温州老板比较多。所以当时在我们这里工作也是一样,假如说他没有股份投进去的话,他总觉得我是打工的,你是老板,我是打工的,他会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不平衡,他老是在那里不安心,他觉得赚了钱都你拿走了,我没有分红。他心思就会不安定,这样会影响他的工作效率。我们鼓励大家能够安心地共同创业,我们把这些比较有特长的,每个人都有特长嘛,把他们每个重要的位置安心地在那里工作,所以我就建议他们投资入股。
  【解说】
  与很多家族企业老板不同,南存辉并不认为需要100%拥有自己的企业。从正泰诞生之日起,南存辉就矢志不渝地推行股份制。继第一次股权稀释之后,他又连续两次稀释自己以及家族的股份,正泰集团也因此获得了高速发展的动力。从1991年到1993年,南存辉用股权做利器将30多家外姓企业纳入正泰麾下,到1994年正泰集团组建时,成员企业已达38家,股东近40名,南存辉个人股份比例下降到40%,这是南存辉股权的第二次被稀释。而此时,正泰净资产已达5000万元。1998年,正泰集团重组,南存辉第三次自剪羽翼,这一次南存辉个人股份被稀释至20%多一点,整个南氏家族的股份比例不到50%,股东的人数发展到100多人,家族企业变成了企业家族。这时正泰的资产已经增至8亿元,是4年前的16倍。
  【主持人】
  如果说这一次股份分配是您都把这些股份分给了自己家人,没有流出南氏家族之外,但是1994年那一次分配,您可是把股份给了外人,而且那一次您的股份比例好像已经降到了40%,那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呢?
  【南存辉】
  那是我们考虑到我们自己这个小家族已经不足以支持我们持续发展的能力了,所以我们当时就提出要向社会去整合资源。向社会整合资源的话,最好的办法一方面是请人请来帮忙,一方面就是把股东大会的大门打开,让大家进来。他进来不仅是带来资本,给你增加投资的后劲,他还会给你带来很多的知识、智慧、各种各样的能力,资源都会得到整合。民营企业或者家族企业,假如小规模的话,你自己家里几个人可以做,大规模的话可能你的能力、力量会不够。假如短时期内做好的话,长期持续的发展,我觉得股份制不妨可以试试,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所以当时我们就这样做了。看上去我的比例在下降,但是我们整个的发展在加速,我们的基数在扩大。
  【主持人】
  而且在1998年的时候您又进行了产权结构的调整,那一次好像又更加淡化家族的股份比例,有人说你这一次是正泰在革自己的命,我们都知道革命难,革自己的命是最难的,那你们为什么要发动这场革命呢?
  【南存辉】
  我们当时在本地利用正泰品牌、资金、网络等等优势,我们兼并了众多的企业,那个时候他们说我被你吃掉了。经过若干年发展以后,我们发现集团是建起来了,但是大家的心思不放在一起,因为利益不一致。那个时候叫集团,其实是集而不团。我们的利益就是说100%,我们一定会对100%的公司给予100%的支持;假如我这个公司的利益只有60%的话,我可能是60%的精力。所以这个时候的话大家也一样,我这个利益在这里,那个利益对我没关系,你叫我往东去攻,我来得及去攻,来不及就不攻;你叫我到西,我看南边对我的利益最大,我就往南跑了。所以那个时候的话,集团军作战,没办法作战。而且协调成本很高,效率非常低,集团效益就出不来。
  然后我们想来想去怎么办,所以进行了改制。那么改制的时候,我们乐清有一个非常美丽的旅游地方,叫雁荡山,我们那天就把大家拉到了山上去,要求大家在这里安心开会,谁都不能请假,也不能下山,下去都得向我请假,我不同意的你不能走。关在那里弄了两天半,我们原来核心的有10个股东,大家都同意,因为大家也看到了,你不这样改不行,不革自己的命你就没办法发展。
  【主持人】
  那这个比例是不是您理想中的比例?如果说将来上市的话,这个比例也许还会下调,那这个时候您还会不会自己再重新进行股权分配?
  【南存辉】
  是的,这个是必须的。我觉得股权比例的多少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就是你这个核心团队,你在这个企业运作当中能不能够起到一个主导作用,或者说有没有一种比较好的制度,合理的制度安排,能够使你企业的决策正确,能够使你企业的运行健康,能够使你企业的经营整个业绩良好,这个我觉得是关键。假如说这个股份制,这个企业的产权100%都是我的,它的经营是亏损的,那我赔本不是100%吗?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股份比例,我们到最后不会去追这个比例大小。只有这样做,你的企业才能够持续健康发展。
  【同期声】(颁奖典礼现场主持人陈伟鸿)
  谢谢各位光临2005年度中国“十大创业领袖”、“十大创业新锐”颁奖典礼现场。
  【解说】
  2005年5月23日晚,北京。在第八届科博会“创业中国”高峰论坛“中国十大创业领袖”揭晓典礼上,南存辉获得了一段与众不同的颁奖词:
  【同期声】(颁奖典礼现场主持人陈伟鸿)
  回报社会是他一直的心愿,他曾因半年缴纳个人所得税276万元,为企业家的诚信经营做出了最新的注解。
  【解说】
  事实上,这正是对南存辉追求从“有钱老板”到“优秀企业家”的提升,实现从“追求利润最大化”向“追求社会价值最大化”跨越的一次积极肯定。如今的正泰不仅是温州民营企业第一纳税大户,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中国内地私营企业纳税百强”中也名列前茅。在2001年《福布斯》推出的民营企业纳税50强中,南存辉等人成为仅有的同时上榜的4位“福布斯富豪”之一,一时引起了公众对财富与纳税的关注。
  【主持人】
  我记得好像大概是从2000年开始,您就是福布斯富豪榜的常客,但是我知道您个人对这个榜单是不太认可的,那相反您对另一张榜单就是纳税榜比较感兴趣,为什么呢?两张榜单为什么在您心里会有这么大的不同的认识?
  【南存辉】
  应该说财富排名榜对于激励当代的青年人,尤其是当代年轻人的创业,我觉得有它非常好的方面、激励的方面。但是对于我来讲,因为我觉得温州本身具有很多争议的地方。温州的民营企业比较活跃,因为大家都是拼命想去创业,肯定那么大的一个群体当中,几百万在全国各地,在世界各地,里面假如出来一两个案例,出几个不规则的动作,这样一来的话总是会给我们温州的、或者给全国的民营企业家们抹黑。这样一来的话,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好是低调一点,能够安心一点,少受干扰一点来把事情做好,我觉得这个意义可能会更大。所以当时我们对于排行榜我们采取低调的做法,所以当时我们就提出两个拼命,一个拼命退出富豪排行榜,一个要拼命挤进纳税排行榜。因为那一年的话,同时进入双榜的人并不多,后来领导也在问,也在关心这批富人们是不是都照章纳税了。我觉得纳税是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是非常光荣的一种责任,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提倡大家要遵纪守法,因为这是安全的问题。假如不遵纪不守法,你不要说你自己不安全,你的企业也做不好,你教育出来的团队可能也有问题的。
  【解说】
  近几年来,媒体经常称道南存辉的社会责任感,比如他的依法诚信纳税,他对员工福利的重视,他对慈善事业的热心等等,这些都是优秀企业家必备的素质。作为中国民营制造企业的创业型企业家,南存辉不仅打造出全国最大的低压电器企业,成功演绎了温州商人的创业神话,更把社会责任扛在肩上,成为中国本土民营企业家的创业典范。从最初的办厂赚钱,到1993年的“重塑温州电器新形象”,到1994年的“振兴民族工业,争创世界名牌”,再到1998年的“争创世界名牌,实现产业报国”,南存辉经营理念几经嬗变,正泰已从当年解决温饱、积累财富的工具,演变为南存辉实现个人抱负、承担历史使命的平台。
  【主持人】
  你们正泰现在提出的理念是争创世界名牌,然后实现产业报国,好像给大家的感觉,一个民营企业提出这样一个口号,有点喊高调的那种感觉,你们是出于什么样的思路提出这样一个想法的?
  【南存辉】
  我们觉得这个是我们的梦想,是我们的一种追求,我觉得一个人或者一个企业,假如没有一个梦想的话,它的动力可能就会没那么大。比如说我们办厂,办厂就是赚钱,没有别的,很简单的。假如说是这样定义的话,当我很累的时候我就可以去休息,赚了钱以后就可以不干了。那这样的话,你这个企业就随着这种经营思想你就会停滞不前,甚至倒退。所以我们就提出来赚钱是第一,一定要记住,绝对是第一的,没有第二,就是第一,不赚钱肯定死路一条,但是不是唯一。
  所以我觉得我们提出打造世界品牌,实现产业报国,看上去这句话很空,但是你想创一个世界名牌,创名牌的话你没有这种理想,没有这种稍微高尚一点的理念加进去的话,可能到时候会影响到你的企业发展。我们平时说,企业做大了以后,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每个阶段不同,老外提出来,卖给我行不行?那个说给你5倍,给你100亿,给你200亿,你卖不卖?100亿不卖,200亿卖不卖?假如我们想到了,我们可能把品牌做出来,我能赚100个亿为什么卖给你?我能赚200个亿为什么卖给你呢?可能能赚300个亿呢!更何况你100亿、200亿你不知道;再一个我的梦想我能够实现的,假如说品牌卖掉了,被你收购了,那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到哪里去圆这个梦呢?所以这是体现价值的平台,想法不一样,你的行为就不一样,所以看上去很空,但是我们会把它付诸实践。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传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