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动网 - 中国传动网,传动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政策法规 | 行业视点 | 人物专访 | 走进企业 | 展会新闻 | 传动知识 | 传动百科 | 招标信息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专访 > 人道酬诚 天道酬勤——访路斯特传动系统(上海)有限公司董事王永凡

人道酬诚 天道酬勤——访路斯特传动系统(上海)有限公司董事王永凡

信息来源:chuandong.biz  时间:2006-12-30  浏览次数:132

  时  间:2006年12月
  地  点:上海
  采访对象:路斯特传动系统(上海)有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 王永凡
  在中国,交流伺服运动控制产品应用尚处于起步阶段,而众多日、韩及欧美品牌则正看中中国市场的广阔前景,纷至沓来,而他们在国外成熟的运用经验及产品对中国伺服产品的发展又何尝不是一种推动呢?德国路斯特秉承其一贯的严谨、务实的精神,来到中国两年,他们不断深入地做着“润物”的工作,不张扬不低调。路斯特传动系统(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永凡说,07年是路斯特的发展年,本刊特在即将挥去的06之际对王总进行了采访,以期更多的了解伺服行业,了解路斯特。
  王永凡:祖籍中国河北省,现国籍为德国。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硕士毕业,80年代中期赴德国学习并获工学博士学位,90年代初开始并服务德国西门子公司近10年,现为德国路斯特传动系统(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
  《控制与传动》:德国路斯特公司善于与用户共同推进机电一体化总体设计。我们知道各种机器上的驱动系统,无论是液压的、气动的还是电动的,它都是运动控制的执行者。你认为贵司多年的设计理念是什么?这样的综合设计给用户带来的最大好处是什么?
  王永凡:新年伊始,首先在这里祝愿所有读者身体好!工作好!
  机器种类繁多,千变万化。想设计标准伺服驱动产品,就要有能力找到一些“最大公约数”。这种能力来自于多年为机器制造业服务的经验。没有此经验和能力,只会有模仿,不会有创新。我们的标准产品就反映了我们所找到的这些“最大公约数”。比如,c-line伺服驱动器系列的可编程功能,就是我们提供的一个“最大公约数”。它使产品可应用于各类机器或一个机器上的各个运动轴,简化了整个系统,降低了售后服务成本,给用户提供了二次开发的可能性。从而,能更好地保护用户自有的知识产权。
  用这种产品的个中甘味与用其他产品不同:你很难简单地说行或不行,多数情况下是一个发掘的问题。
  另外,做机器制造业要贴近用户,要灵活要快,要能在标准或基本产品平台的基础上作量身定制,来解决“非最大公约数”的问题。所以,像路斯特这样规模的伺服驱动生产厂家在量身定制上比大公司有天生的优势。
  上面所谈的两个设计理念,是相辅相成的。带有可编程功能的标准产品,用途广,销售台数多,为量身定做提供了一个成熟和经济的出发点;反过来,量身定做会促进标准产品的发展。我坚信,随着中国用户的创新能力的提高,他们会对路斯特这样的公司越来越感兴趣。
  《控制与传动》:德国路斯特公司在伺服领域以产品谱宽和性价比高出名,您认为在中国最应该着力的地方是什么?您能给我举几个典型的案例吗?
  王永凡:我理解,你是说在伺服驱动的应用上的着力点。我想谈大的,不如谈几个具体的:
  a) 伺服系统优化。这里主要指的是把上位的PLC 和/或运动控制器以及它们与伺服驱动器之间的通讯作为一个整体来优化,以取得技术和经济上的最佳效果。比如说,我们的中端伺服驱动器标配可编程功能和CANopen 总线接口。在一个塑料制品成型机械上,原来在人机界面和伺服驱动之间使用运动控制器来计算运动规律,高速的通讯总线再将运动控制器和伺服驱动器连接起来。系统复杂、价格高。改用路斯特的伺服驱动器后,通过充分使用其可编程功能省去了运动控制器,人机界面和伺服驱动之间仅使用标配的CANopen就够了。
  b) 花小钱办大事。比如说,提高电磁兼容性,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花钱不多,但提高了设备运行的稳定性和可使用率,英文叫Availa-bility。甚至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c) 大约1kW以上时,采用380V 电压等级的伺服驱动系统,少用铜和铁。大家知道,铜和铁作为有限的资源,只会越来越贵。但另一方面,却用很多三相230 V 的驱动器,前面加一台降压变压器。若无其它要考虑的因素时,我建议可改用380 V 的驱动器,加一台电抗器做隔离。一方面,该电抗器防止了驱动器“污染”电网。另一方面,它也缓冲了被“污染”的电网对驱动器的冲击。我并非一概反对用三相230 V 的驱动器,路斯特也有嘛。我们甚至还有安全电压的伺服驱动系统,即24~48 V直流电压输入的。这里考虑的是人身安全的问题,则资源问题另当别论。
  《控制与传动》:现代材料、微和功率电子、软件、总线及以太网等先进科学技术,它们对伺服运动控制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哪些深远的影响? 贵司的产品融合了其中的哪些技术?以后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王永凡:就伺服电机而言,体积小或说功率密度高,效率高,惯量小,转矩脉动小,噪音低是永恒的要求。新的材料,例如高分子材料,和绕组技术,再加上新的生产技术,会给伺服电机带来新的面貌。
  就伺服驱动器而言,微电子和功率电子的发展不断地使它体积更小, 过载能力更强。 自适应控制、补偿伺服电机本身的转矩脉动、抗机械振动、支持开放的编程标准,如PLCopen,和提供更多的运动控制功能,都是控制和软件方面的课题。通讯上则着力于实时控制运动,采用开放的协议,给各种需求提供合用的、够用的总线接口等等。
  这些也正是路斯特新一代产品的着力点。明年,我们将推出通用性伺服驱动系统系列ServoC 和高端产品ServoOne。请大家关注。
  《控制与传动》:众所周知,日系伺服驱动产品进入中国时间较早,以其价格及性能优势占据了国内小型机械OEM厂商的市场,而欧美系产品相对而言从知名度、市场占有率、产品适用等方面还有待加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路斯特依靠什么优势并采取什么样的策略进入中国市场呢?
  王永凡:我可能没有您想听的策略。 我的策略就是按用户需求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老老实实地做事做人。至于其他,诸如知名度、市场占有率,我相信水到渠成,天道酬勤。当然,如此“策略”,要有这样做事情的平台。
  首先,我们在国内有生产,应用开发,技术支持,售后服务及物流。有没有此平台,是有什么核心竞争力,并且它在什么地方的问题。对用户,快捷、灵活、具备软、硬件修改和适配的能力。核心竞争力都在当地。员工做事情的劲头也不一样。
  其次,我们的产品谱全:ServoC通用型伺服驱动系统;c-line系列同、异步伺服驱动器,带可编程功能,功率直至90 kW;ServoOne多轴带运动控制功能的伺服驱动系列,这是高端的东西。
  第三,我们对各种性能等级的机器都有适合的东西,有适合分销的产品,也有适合系统集成商的产品。
  总而言之,我们有不同于日本厂商,也不同于其他欧美厂商的产品和为用户做事情的平台。
  《控制与传动》:德国路斯特公司致力于伺服技术的研发及推广已有40余年的历史,但进入中国市场并不是很长时间,你个人认为在路斯特品牌及产品推广过程中,碰到了什么挑战?又有什么样的收获呢?
  路斯特间接地进入中国市场,即通过欧美的机器制造厂商,已有十年以上的历史。近两年来,我们在直接地认识这个市场和它对我们的期望与挑战。上面谈到的产品和竞争策略,都是事出有因和“师出有名”的。基于已获得的认识,我们制定了中、长期战略。这就是最大的收获。
  目前, 我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实施这一战略。2007 年,对我们是关键的一年。要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做很多铺垫的工作。这些你可以从上面的谈话中听出来。希望我们一年后再能谈一次。不管你找不找我,我敢于重读这篇采访,并面对你和广大读者。
  记者小记:
  对王总的真正认识,始于06年11月我刊在上海所举行的伺服与运动控制论坛之上。所有的个性内敛于沉稳的外表之下,而在论坛之上的见解也让我们见识到他的不凡之处。在对王总的本次访问中,我再一次的感受是两个字——“务实”,确实如此,全篇我没有看到很多成绩的描述,他就是让我们看实际的发展,成败自有公论。所以我也真心希望一年后还能再更深入地和王总对2007年路斯特的发展作进一步的讨论。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传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