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动网 - 中国传动网,传动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政策法规 | 行业视点 | 人物专访 | 走进企业 | 展会新闻 | 传动知识 | 传动百科 | 招标信息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专访 > 请给我N个理由——访斯达半导体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华

请给我N个理由——访斯达半导体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华

信息来源:chuandong.biz  时间:2007-11-29  浏览次数:161

  IGBT(绝缘栅双极晶体管)作为新一代新型电子电力半导体器件,集高频率、高电压、大电流等优点于一身,是国际上公认的电力电子技术第三次革命的最具代表性的产品,目前广泛应用于国民经济中的每一个行业。迄今为止,我国市场需求的IGBT新型电子电力器件基本是依靠进口的。据专家评估认为,与国际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应用基础研究深度方面的差距至少为5-10年;在电源产品的质量、可靠性、开发投入、生产规模、工艺水平、先进检测设备、工人素质、持续创新能力和公司体制等综合实力方面的差距约为10-15年。特别是对电源产品和装置性能有极其重要影响的新型场控器件的芯片制造技术,现在还处于非常落后的状态。而另一方面,我国IGBT的市场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远的不说,就在今年上半年,即便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的厂商,也曾遭受过“断粮”之苦。中国的变频器行业乃至所有用到IGBT的行业,犹如一个被铁镣系住双脚的舞者,无论怎样的激情四溢也舞不出飞旋腾跃的舞姿。
  其实,对于IGBT这种体现核心技术的功率器件的研发制造,国内并不是没有作出过尝试和努力:上世纪90年代,我国就有几家单位曾致力于IGBT的研究和生产。但由于缺乏微电子技术、后续资金和其他原因,还没有能正式投入生产就夭折了。
  据称,目前我国国内有七、八家工厂已经或打算进行IGBT的生产,斯达半导体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之一。
  采访沈华博士的动机正是起于他那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们的产品和国外比,差不多,甚至更好。”笔者便怀揣着一连串的疑问约请他来《控制与传动》杂志社作一席谈,在这里并请广大读者明辩——以下所述是不是支持沈华博士观点的N个理由?
  沈华博士——斯达半导体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沈华简历:
  湖南大学机械系本科。
  北京钢铁学院(现在的北京科技大学)获得材料硕士。
  远赴美国耶鲁大学,次年获得应用科学硕士学位。
  麻省理工学院电子材料博士
  西门子(英飞凌)半导体技术研发部高级工程师经理
  Xilinx,Inc. 高级经理
  2006年回国,创立斯达半导体有限公司。
  “老外除了资金实力大于我们,其他方面并不占据优势。”
  沈博士以此为旨,一一道来。
  IGBT模块的生产流程关乎到设计、选材、制造以及检测等诸个环节。1995-2000年,沈华博士所供职的公司为英飞凌(Infineon)的前身西门子Simens Components, Inc。因为专事新产品的研发,沈博士熟谙最前端的技术。他的创业伙伴也和他一样,有着相类似的知识背景和业务经验。至于选材,斯达公司的出发点是尽量选用国产的材料,国产的不够好才选用国外的。“我们也希望国内的厂家能够提供给我们更好的原材料。”沈博士补充道。如果产品质量仅仅停留在某几个人的手中而未在操作工人那里得到体现,其产品质量不可能是先进的。在这方面,斯达公司通过对员工的培训使之对质量把关有个正确的认识,并用设备检测来说话,借助程序多样而到位的检测手段,来保证制造工艺的一流水准。据说一些国外厂商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销售到中国的IGBT产品不能够再返销到国外——原因之一是老化测试未全部到位——以节省“不必要”的开支。(至于是否真正如此——各位看官去看看模块端子的镀银处就知道了——没有经过测试的是银白色,做过老化实验的颜色会变黑。)
  我们知道,功率元器件工作时的温升是衡量产品可靠性的一项十分重要的参数。温升越高,器件的其它参数将急剧恶化,轻则降低寿命,重则立即损坏。令人吃惊的是“斯达的IGBT温升竟然比国外的同类产品还要低!”
  1995年与西门子公司同事
  产品的可靠性和良好的性能为斯达公司掘得自2006年国内建厂以来的第一桶金。至今,已经有上百家客户与斯达确定了业务关系,这些客户中包括深圳市正弦电气有限公司、北京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还有上百家客户正在试样。“我们预计明年的销售额将突破1亿。”沈博士对明年的销售市场充满信心。
  对于价格,国内普遍存在一种认识误区,盲目认为是国内的产品就一定不如国外的好,就应当比国外的便宜。斯达产品的价格的确比国外的低,但是,哪怕面临失掉定单的危险斯达也决不做超过限度的让步,这个限度就是产品的质量,就是为了保证质量所做的材料的选用、工艺水准的精当、检测环节的完整。“我们不能砸自己的牌子。”
  斯达企业的高层成员们对国外同行的状况可以说了如指掌,毕竟,这些人都曾在他们当中工作过,甚至领导过他们。一方面,因为处于绝对的垄断地位,国外的IGBT厂商无须将性能最好的产品销往国内;另一方面,将IGBT的产地和技术核心建在海外,只将中国作为销售市场。这无疑为中国的斯达半导体有限公司们制造了节约成本和市场维护的优势,至于如何生产、如何控制产品质量,则“拿来主义”并结合“中国特色”为宜。
  斯达生产的部分IGBT模块
  斯达在对待客户、拓展业务方面有自己独到的服务意识和远见。沈博士总是向营销人员强调,面对客户时不要急于推销产品,要仔细了解对方的需求,掌握相关的参数,找到与之对应的产品,推荐其试用,供其选择。让客户知道斯达,了解斯达,使用斯达的产品。从每月几个模块的购买试用到几十个(每月)到几百个(每月)再到几千个(每月),呈指数增长,才是斯达所期待的——目前和斯达打过交道的包括变频器、电焊机等在内的厂家最终都认可了斯达的产品,正是客户的认可坚定了斯达的这份期待。至于服务,如果在使用过程中产品出现问题,斯达则没有山迢水远之不便,可以实现对客户诉求的快速响应。
  “那么资金呢?一千万美金的启动资金不能说少,但是后续资金是否跟得上?”面对笔者的追问,沈博士说:“目前已有数家国内外的投资者向我们递来了橄榄枝,我们正极为审慎地考虑这个问题。因为选择哪家的资金关乎企业的发展走向。”“(资金)真的没有问题吗?”一想到国内IGBT产业的前车之鉴,笔者不由地重复质疑,得到的是没有丝毫迟疑的回答——“没有问题。”
  “公司的任务是发展”
  现在,斯达的产品涵盖三大类:广泛应用于各行业的标准型模块,适用于恶劣环境的高可靠性模块以及技术要求高端的智能化模块。即便是位于技术最前沿的智能化模块,斯达也与国外厂家处于同一起跑线上。眼前,斯达IGBT的模块部分全为自行生产,只有芯片是从国外厂商购买的。“其实我们已经研发出自己的芯片,计划待斯达品牌在市场成熟后再投入批量生产。”“我们已作好了公司五年的发展规划。”身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沈博士对公司的发展成竹在胸。
  厂房
  据沈博士介绍,斯达人是一支富有朝气的年轻队伍:工程师平均年龄约为25岁,操作工则约为20岁。在招聘时有的岗位是50人里选2人,有的岗位甚至达到100人里选1人。为了让精挑细选的人才“把根留住”,斯达采用了国外公司的管理模式,通过赠送股份将员工的生活愿景与公司的发展前景紧密地结合起来,并创设假期制度、宿舍福利以及企业文化,给员工以归属感。不仅如此,斯达还注重员工的发展,“要培养他们,让他们知道别人在做什么。”——企业发展的最高境界之一莫非就是企业人的发展?
  回首国内的变频器厂商,我们会发现一个几乎不争的事实,那就是当企业日益兴盛之时往往会遭遇一场裂变,力量的分散导致竞争力的减弱,使得国内厂商始终难以与外资企业抗衡。沈博士充满感情地地告诉笔者,很多朋友都嘱咐他:“一定要小心!”朋友们只言片语的背后凝聚着一片深切的真诚与关爱……
  沈华其人
  沈华,似乎有着江浙人特有的灵慧,《我爱韶山红杜鹃》一文让14岁的他对毛泽东的故乡——湖南心驰神往,小小年纪即考取湖南大学机械系就读。此时,沈华依旧贪玩贪睡:常常不去上课自行其事;晚上八、九点钟就早早入睡;甚至考试时也总是半个小时后就答完卷子急急退场为的是能早点赶回家中——可是成绩却始终是数一数二,惹得老师每次在课上见他缺席就半是责备半是无奈地质问别的学生:“小沈华呢?”
  做客中国传动网(《控制与传动》杂志社)
  1990年沈华考取耶鲁大学全额奖学金的资格,后获得应用科学硕士学位。1995年则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电子材料博士学位。在当时工作普遍很难找的情况下,沈华却加入西门子Components,Inc(微电子部门),1996年该部门更名为Microelectronics,Inc,1999年更名为英飞凌(Infineon)。在那里沈华作了近6年的芯片技术研发。2000年沈华离开西门子,来到Xilinx,Inc——位于硅谷的一家著名FPGA公司,负责新产品的开发。2003年开始负责当时最先进的65纳米工艺技术,这项技术于2006年1月研制成功,沈华也为自己在国外的业务生涯划下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同年2月即辞职回国。
  在离开美国之前,沈华曾力邀父母前往美国小住。父母经过一番“考察”向儿子表态:“你留下来生活蛮好的。”是啊,那时的沈华以及同他回国创业的伙伴都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顺利的工作经历、优厚的薪资待遇,甚至描画得出5年、10年、20年奋斗后个人发展的美好未来——可是也许这一切来得太容易,在他们看来不足以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2003-2005年期间,沈华因为业务关系,频繁奔波于美国和台湾、日本之间,几乎每两个月就有机会回到国内作市场调查。他发现国内厂商对来自于国外的IGBT芯片根本不知其所以然,而国外产的模块在中国也处于绝对的垄断地位。当听说国内某生产商引用某种IGBT模块生产变频器,后来该模块生产厂商以其型号老旧为由停止了模块供应,最后导致国内厂商停产的故事后,沈华感慨颇深。也不需要做太多的说服工作,沈华和他的同伴们就这样被国内市场大势和个人的理想之梦召唤着回到了祖国。
  那个前往异国求学时曾极其顺利地适应喝冷牛奶并找到玩伴的沈华,在回国的最初两个月着实“郁闷”了一阵子:有着16年驾龄的他却开车开不动,若是在路上避让行人就会招致很多人朝他摁喇叭;更糟糕的是,在厂建工地上查看情况时自己的车子却被砸了,车内的电脑以及重要的个人物件不翼而飞……
  沈华以他自己的开朗性格适应着这种地域差异,笑称“现在我的思维不再是‘海归’的思维,而是一个地道的浙江老板的思维,也会和他们一样盘算着每平米三千的房价能不能再便宜点儿”,“不是那个地方不好,而是你没有适应那个地方”。
  沈华博士留学期间,曾遭遇了一件让他至今难忘的事:一位德国教授来麻省理工学院访问,当时沈华作陪同。教授问起沈华毕业后是否打算回国,沈华表示“打算工作几年再回去” ,没想到对方怒气冲冲地说道:“我在德国的中国留学生毕业后就不想回国,难道从麻省理工学院这么好的高等学府出来的中国学生也不回去吗?这样下去,中国的教育怎么发展?!” 当时在场的还有其他同学,这件事让沈华尴尬不已,一时无从辩解,然而记忆却在他的心头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是啊,看到那么多高校学生蜂拥着走进新东方的学堂又蜂拥着奔赴异国他乡,多少人都曾在脑海中留下不安的疑问:我们的后辈精英们在学成的时刻可否想到过回来报效他们的祖国?“我曾和一些年轻一代的留学生们交流过,我想他们中的很多人还是会回来的。”沈华博士的想法也许代表了新一代海归和未来的海归们的心声。
  创业的过程充满着判断,充满着抉择,需要机遇,需要勇气。从搜狐的张朝阳,到百度的李彦宏,再到已是国家“863计划”电动汽车重大专项的首席科学家和总体组组长的万钢……我们所看到的是一批海外学成回来的创业者不断创造着新时代的传奇。谁说将来的沈华不会是一个传奇呢?
  当年的热血青年,今日已经成长为有担当的有为之士,“海归”创业精英的成功,将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建设事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他们对于中国经济与世界的接轨,对于中国在科技文化上追赶发达国家作出了或即将作出卓越的不可替代的贡献。
  斯达的力量,源于民族!
  也许,这些,都是支持沈华博士观点的理由?
  相关链接:
  ◆今天,国家科技部已将IGBT的研制列为七大课题之一。国家信息产业部产品司也在今年8月召开研讨会,旨在研究如何在国内发展IGBT并拨款予以扶持。
  ◆斯达半导体有限公司位于浙江省嘉兴市科技城内,占地面积约106亩,一期投资2亿人民币.公司从国外引进先进生产技术,配置最先进的仪器设备建成IGBT模块生产线和占地2000平方米 的千级净化厂房,并在美国硅谷设有研究中心,主要从事功率半导体器件IGBT的设计、封装和销售,是国内唯一一家具有自主研发、设计和封装能力的功率半导体模块厂家。
  ◆近年来,国内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的企业仅为万分之三。企业难以掌握核心技术,重引进、轻消化吸收再创新的问题一直未能有效解决。2004年,中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技术引进经费支出397亿元,消化吸收经费支出仅61亿元,远远低于日本和韩国的水平。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传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