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动网 - 中国传动网,传动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业界动态 | 政策法规 | 行业视点 | 人物专访 | 走进企业 | 展会新闻 | 传动知识 | 传动百科 | 招标信息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人物专访 > 用“智慧”抒写“从容”人生-访上海艾帕电力电子有限公司竺伟

用“智慧”抒写“从容”人生-访上海艾帕电力电子有限公司竺伟

信息来源:chuandong.biz  时间:2008-10-14  浏览次数:138

  初次见到竺伟是在上海闵行区的一家茶馆里,他个子不高,白白净净,一眼看上去,有着南方男人特有的精明味道。他是忙里偷闲从浦东驱车赶过来,接受我们的访谈。谈话过程中,他一直强调自己太年轻,与自己八旬的导师陈伯时教授相比,写人生题目有点太大了,不要用过多的笔墨在他个人身上,而是多说说高压变频器。但我想,“名师出高徒”,作为陈教授的弟子,竺伟进入电力电子与电力传动、电气自动化业内也有十多年了,他的小小传奇和故事写出来与人分享也是很有意义吧。
  少年锋芒
  竺伟浙江奉化人,自小从父母那里秉承了浙江人实在、聪明、勤奋的品格,骨子里的自立、好胜,使他成为遇事有自己想法的人。读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他一直是班级里的第一名,他说,这些取决于他好胜的性格。
  竺伟从小对生物有着特别浓厚的兴趣,梦想将来能够进入复旦大学生物系从事生物学习与研究工作。高考那一年,他的生物考了满分,可是复旦大学这一年并没有在浙江招生该专业,他以高分的成绩被调剂到湖南大学电机系,这是在1989年,16岁的竺伟独自背上行囊、挥别父母,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大学毕业时,由于他的成绩排在全系360多人之中的第一名,幸运地成为全系保送研究生的5名优秀学生之一。考虑到上海离家较近,竺伟希望能够到上海读研究生,就利用回家的机会,到上海拜访了慕名已久的陈伯时老师,并最终成了上海大学陈伯时教授的研究生。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一个小插曲:按照惯例,直升是只保送本校不保送外校学生,陈教授了解到竺伟的潜力以后,多方协调,竺伟才得以从湖南大学来到上海成为陈教授的学生,后来他又获得硕博连读的机会。在硕博连读共4年半的时间里,竺伟撰写了10余篇学术论文,又参加了大量的实践锻炼,1998年以优秀学术论文顺利毕业,这一年他只有二十五岁。
  特别的才干
  有人说,“踏遍千山万水,吃尽千辛万苦,想尽千方百计,排除千难万险 ”这四句话或许比较传神地描写了浙商和浙江的男人,也有人说浙江男人大气、傲骨、宽容、脑袋聪明,学生时代的竺伟,就展示出了出色的经商头脑。
  十二岁时独自卖过西瓜,大三开始明白知识可以赚钱的竺伟,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而且颇有经商头脑。竺伟说:“大学期间,我就联合同学做课题,帮助企业解决技术问题,并且大家都有了一定的收入。”
  到上海读研究生的后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竺伟看到一家叫“华宁”(普传变频器的代理商)的公司在《新民晚报》做变频器广告,于是拨通了这家公司的电话。那是在1994年,他还是研究生班一年级的学生,甚至连IGBT都没见过,却凭着聪明与自信,进入了这家专业做变频器代理、销售的公司担任变频器调试和维修工作。利用每周工作一天的时间,他换来了月薪四百块的收入,对于当时研究生每月补贴只有125元钱的竺伟来说,这是一份不错的兼职工作,从那时起,他就真正开始接触变频器行业了。
  1994年底,竺伟应邀参加了三垦在上海召开的变频器技术交流会。由于专业性比较强,现场的日文翻译对很多专业性的技术不是太懂,坐在前排的竺伟主动充当了临时翻译。那个会议上,竺伟的出色表现,引起了三垦总代理力达公司的关注。1995年初,力达在上海成立办事处,竺伟应邀加入力达,负责调试及讲授变频器课程等工作,并担任上海办事处技术主管。随着对变频器的深入了解,竺伟对变频器技术着了迷,出差的时候总是随身携带着有关变频器的书,这一时期他的进步也是很明显。
  1997年1月,竺伟进入美国罗宾康公司,开始接触高压变频器,成为国内高压变频器行业最早参与者之一。其间,他调试了罗宾康在国内的第一台高压变频器,后来又参与了罗宾康的销售、培训等工作。2003年罗宾康在上海的工厂正式运营,竺伟参与了整个筹建过程,并担任了第一任厂长。
  师生情深
  在竺伟眼里,陈伯时教授不仅是自己的导师,也是一位开明的长者。他总是根据学生的具体情况,因材施教,从不制约学生的发展。即使毕业后,竺伟经常会向自己的老师汇报学习与工作情况,用竺伟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经常找他汇报”。有人戏称竺伟是陈老师的“得意门生”,因为他是陈老师第一个突破传统教学模式,给予很大自由发展空间的学生,同样竺伟也用不俗的表现与成绩让老师感到欣慰。
  竺伟笑说,他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太多挫折的人,也是一个很会把握机遇的人。人生最得意的选择之一,就是跟随陈伯时老师读书。陈老师是名师,不仅学到很多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耳濡目染学到了很多研究思路、治学态度等方面的东西,受益匪浅。当然陈老师在行业内的影响和人缘,无形中给竺伟日后的工作创造了很多帮助。
  在陈伯时老师65岁那年,竺伟成为他的学生。十多年的光阴转眼而过,如今的陈老师迎来了他的80大寿。为了给自己的老师留一份美好的记念,由竺伟倡议,并经过上海大学等单位和陈老师众多学生的努力,《电力电子与电力传动自动化-陈伯时教授文集》由机械工业出版社顺利出版。在陈老师80大寿的会议上,各级领导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业内同行一起回顾了我国电力传动及其自动化学科的发展,总结了陈老师对学科的贡献。
  创办公司
  2005年初,西门子收购罗宾康,竺伟决定换一下环境,离开外企工作,挑战一下自己。凭着在行业内十多年的工作经验,2005年4月,他创办了上海艾帕电力电子有限公司,专门从事高端电力电子装置的研发,并进行技术转让,和业内生产厂家合作,促进国内电力电子产业的发展。对于他的运营模式,很多人认为是异想天开,经营不下去。经过三年多的发展,经过艾帕公司全体人员的不懈努力,公司取得了稳健的发展。
  目前艾帕开发的产品主要集中在高压大功率变频器,新能源用各种变流器等。无速度传感器矢量控制高压变频器作为艾帕的主导开发产品,其技术指标处于国际先进水平,艾帕的 Innovert 系列成为国产高压变频器中最先使用无速度传感器矢量控制技术的产品。竺伟说,Innovert 系列输出电压可达10KV ,目前最大功率5400KW ,并获得了4 项相关专利和上海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项目。另外,艾帕还获得了政府科技发展基金资助,利用专利技术开发业内功率最大的空冷高压变频器,最大驱动电机功率超过10000KW。竺伟强调说,最近艾帕有全面进入风力发电变流器领域,希望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情系高压变频
  对于高压变频器在中国的发展,很多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和观点。作为变频器行业协会副秘书长的竺伟有什么独到见解呢?
  近年来,经过国内产业界、学术界等专家、技术人员的努力,国产高压变频器行业发展迅速,涌现了利德华福等众多国内企业,彻底改变了以往国外品牌垄断的局面。目前,国产高压变频器在国内通用性高压变频器市场的占有率已经超过60%,发展迅速。在风机、水泵等常规应用领域,国内主流厂家生产的高压变频器在功能、可靠性等方面基本可以和进口产品平起平坐。但是随着国内高压变频器产业的高速发展,价格战等负面问题也显现出来。目前国内高压变频器厂家基本都采用单元串联多电平方案,集中在风机、水泵等低端应用,同质化竞争非常剧烈,经常导致恶性价格竞争,企业利润率明显下降。而对于大型输气管线等行业用的大容量LCI变频器以及冶金等行业用的AFE三电平变频器,国内厂家很少涉足,基本被西门子、ABB等少数几家国外公司垄断。如何实现差异化竞争、进入高端细分市场,是国内高压变频器厂家需要面对的问题。
  从容心态
  《控制与传动》:自己创业与别人打工,对你来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做老板感到压力大吗?
  竺伟:自己创业,要考虑公司的发展,要对股东负责、客户负责、员工负责,要考虑资金问题、人员问题、对外合作问题,是劳心;给别人做,只要做好份内事情就可以,是劳力。对于压力,自己是一个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的人,遇到事情不会紧张。
  《控制与传动》:希望公司是做强还是做大?对于今天的成绩满意吗?
  竺伟:做强比做大更重要。期望能不断在技术上创新,让股东和员工经济上有好的回报,对国内电力电子产业发展作出贡献。对于今天的成绩,当然不算很成功,但是希望把握人生的每一次机会。
  《控制与传动》:有遗憾的事情吗?
  竺伟:有三大遗憾。第一,没有机会当兵;第二,上大学年龄太小,没有谈过恋受;第三,读书太早,童年时没有玩够。真正的遗憾没有当过兵,感觉军队对个人的锻炼是非常大的,可以磨炼一个人的意志力,加强一个人的纪律性。
  《控制与传动》:最欣赏的企业家是哪位?
  竺伟:华为的任正非。
  《控制与传动》:你感到自己是一个幸福的人吗?
  竺伟:给自己的幸福打75分。幸福是相对的,不同时期的指标会有所变化。
  《控制与传动》:现在最注重的是什么?
  竺伟:健康,身体健康和心态健康。健康前提下,才能发展企业,关爱家人。
  《控制与传动》:你感觉是一个较传统还是现代的人?
  竺伟:思想比较开放一些,骨子里的那种传统是无法抹去的。
  《控制与传动》:你对这个时代有什么感受?
  竺伟:感觉这个时代很好。刚开始懂事的时候,就赶上了改革开放。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传动网证实,仅供您参考